文章搜索
问题解决: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点击:113次                                                                                                   发表时间2020-2-16

从2019年12月1日武汉出现首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到2020年1月30日,权威部门资料统计,全国确诊7736例,死亡170人,并扩散到泰国、新加坡、日本、韩国、美国、法国、德国等许多国家,对国内经济民生及中国在国际上的声誉造成一定影响,至今疫情还在飞速发展。国家将其纳入乙类传染病,采取甲类传染病管理措施实施管控,国内医疗专家、医护人员、国内各级部门、全民皆兵,与肺炎疫情做斗争,甚至超过2003年非典时期。

那么,从问题分析与解决的角度来审视此次疫情,对我们有何启发?如何避免此类情形重复发生或损失影响减少到最小?

01
面对问题的态度

从2019年12月1日发现首例患者(也有资料说12月8日),12月10日又出现3例,12月31日累计确诊27例,2020年1月5日累计确诊59例。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疫情发生后,当地卫健委及医院医疗机构警觉性高,迅速采取及时有力的行动,包括病例搜索、隔离、指定医院收治、对密切接触者进行医学观察、应急监测等,12月31日关闭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国家卫健委迅速派出专家组赴当地参与防控,的确做了很多工作。

但根据自己亲身感受,1月5日,武汉市卫健委通报,通过新闻媒体发布信息,“没有发现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注意,“未发现人传人”不等于这种病毒不在人与人之间进行传播,背后隐含着不传染人的意思,让大家不要担心,好好过年,不要引起恐慌。直至钟南山院士在回答记者提问,“肯定存在人传人”,举例广东两人一个去过武汉,一个没有,结果另一个也患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如果没有钟南山院士的论断,不少人可能还掉以轻心。

其次,武汉市市长在接受《央视新闻》记者董倩采访,1月23日宣布“封城”,暂停市内公交、地铁、轮渡等公共交通以及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对武汉进出人员加强管控,并说要上报获得授权,上千万城市“封城”人类历史上没有的,说“因为关门人民群众对我们有意见,我们革职以谢天下,只要把疫情控制好我们都愿意,”信誓旦旦。

不否认武汉市政府做出很多努力,他说的话也是实情,但是从态度上有“推脱责任之嫌”,应该主动担责,不能责任外推。

有人说,武汉早“封城”几天绝对不会扩散成现在这个样子,让500万人离开武汉,对国内国际造成极大影响。

遇到问题,一是马上解决,速度快,手腕硬,科学高效,自己拿不准的往上报,不存侥幸心理,整合国内顶级专家机构资源;二是态度主动积极,勇于担责,不推卸责任。

02
从根源上解决

追溯病毒来源、控制源头、阐明中间宿主,是控制该病毒从动物传染到人的关键环节。

更多判断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源头来自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其中几十个摊位经营野生动物,2003年非典SARS源头是中华菊头蝙,这次不知是什么动物,还有中间宿主没有找到。

网上看到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各种野生动物交易销售价目表,最贵的小活鹿6000元,最便宜的是蜈蚣5元每条,活鸵鸟4000元一只,活孔雀、活狐狸、旱獭、黄麂、豹猫、果子狸、蛇、兔、刺猬等,不看环境好像野生动物园一样。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1月22日表示,“该病毒可能来源于海鲜市场上野生动物。”

12月31日,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关闭,直至1月26日三部委才联合发文,市场监管总局、农业农村部、国家林草局决定,为严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自公告发布之日起至全国疫情解除期间,禁止野生动物交易活动。

国际野生动物保护协会(WSC)健康执行主任沃尔泽说,在全球新发传染病中,有70%来自于野生动物。“野生动物市场等栖息地为病毒从野生动物宿主向外传播病原体提供独特机会。”

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法》规定,出售、利用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应当提供狩猎、进出口等合法来源证明。对于野生动物经营,除许可证外,还需要获得野生动物进行报批、检疫等(这一环节涉及市场监管、检疫部门)。

而到底有没有给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发放许可证,有没有按规定进行报批、检疫,武汉市园林和林业局等有关部门还是支支吾吾没有准确回应。

网上在报道华南海鲜批发市场老板余祝生很多资料,疫情后期肯定会处理一批,但比处理某人更重要的是建立健全野生动物管理机制,从组织、制度、执行层面彻底解决,才能堵住“病毒”漏洞。不是一个老板的问题。

03
“灭火”后如何预防?

现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很多医疗机构专家正夜以继日针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寻找源头、开发试剂、治疗患者,努力控制疫情,相信在一段时间内肯定会战胜疫情。

其实,在2003年非典时期,中国已经积累了很多宝贵经验。“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集中患者、集中专家、集中资源、集中救治”、社区网络化管理、“小汤山型”医院建立、“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保护易感人群”、“预防为主防治结合”,全国各地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

建议:

一建立新型病毒传染病发现识别机制,医院门诊科室医生,发现特殊病例(自己以往没接触过、不了解),及时向主管专家汇报会诊,特殊病例及时隔离治疗,并向卫健委或疾病控制中心汇报,共同拿出解决方案,阻止其扩散传染;

二建立病毒库和医疗专家共诊平台(专家库),通过互联网、视频会议等新媒介,及时沟通互动交流,避免“闭门造车”,整合国内外专家资源,快速响应及时处理;

三从组织层面,建立市、省、国家各层面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疫情处置工作组织,成立各个部门(临时型松散型),分工明确,发生疫情马上启动,设立蓝色、黄色、橙色、红色预警级别机制,以最快速度进入战斗状态,不至于手忙脚乱,自乱阵脚。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终会过去,患者会全力治疗,但此次疫情给我们敲起警钟,有人类动物和谐共处环保层面,有医疗医学专业技术层面,有城市组织管理行政管理层面,有人性心理精神层面,认真总结思考,吃一堑长一智,会让我们尽量避免重蹈覆撤,减少损失,共建和谐富强繁荣小康社会。
 

 

Call us:

Tel: +86 021 62820438
Fax: +86 021 62820438